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-一点狐狸

-一点狐狸 首页 门户 北流红豆 查看内容

安徽人为何令人讨厌【安徽人的人品普遍都不怎么样】

2022-1-22 23:30| 发布者: 玉林红豆网| 查看: 4134

25年前我到杭州,有“经验人士”告诉我:到杭州千万别说自己安徽的,工作难找。我没接受这样的“经验”,虽然找工作遇到过不公平待遇,但依然说自己安徽人,因为觉得连故乡的名字都羞于启齿,是最大的耻辱。我是安徽 ...

25年前我到杭州,有“经验人士”告诉我:到杭州千万别说自己安徽的,工作难找。我没接受这样的“经验”,虽然找工作遇到过不公平待遇,但依然说自己安徽人,因为觉得连故乡的名字都羞于启齿,是最大的耻辱。


我是安徽人!甚至到现在,我是户口意义上的杭州人,但我们把开车回安徽岳西,叫做回家。


故乡,是一种剪不断的乡愁,当然,在听到对安徽的带着鄙视的各种言论,很疼,却很多时候,无能为力。


安徽人为何令人讨厌【安徽人的人品普遍都不怎么样】 b445dad8a7d14e3db72e0460cd188dea.jpg

1

在杭州,我一呆25年,听过太多别人给安徽人贴的标签,比如:“喜欢打架”“喜欢拉帮结派”“小偷小摸的多”——

如果电视新闻播出派出所抓到某个小偷是安徽人,就有人说:“看,又是安徽的!”

其次,在浙江人看来:安徽人,就是一把二胡到人家门前拉《孟姜女》的逃荒者;安徽人,就是背着孩子在街头推销黄色光盘的小贩——

这是不仅仅是对误读安徽这么简单,而是浸在骨子里的一种深度歧视,而歧视的背后,是江浙一带人的地域优越感。

在这种歧视之后,是一个非常大群体,我承认,我无法和这个庞大的群体对抗。

安徽人为何令人讨厌【安徽人的人品普遍都不怎么样】 292cca1ee0514b64b07f8dac5ca0005e.jpg

2

我记得很多年前,我在绍兴和一个人渣打过一架,缘由很简单。

当时我是在一家公司做策划总监,一天公司来了个绍兴人,还是什么事业单位的,跑过来问我是那地方人,我说:安徽的。

这个孙子就不怀好意的笑,然后说:“你们安徽人是不是特别喜欢生孩子?”

我说:“什么意思?”

他说:“据说你们安徽人很穷,两口子大半年时间没什么事干,业余生活估计就只剩造人运动了!”

我用拳头教训了他的一张破嘴,但我的心是刺痛的。

3

安徽人名气不好,在全国范围,似乎仅次于河南!

和安徽不同,河南似乎还背负着“善于造假”的污名。一个说法,说中国为吓美国,让河南人造出来很多假的洲际导弹,个个以假乱真,老美的侦察卫星愣是识别不出来。

这是一个一看就漏洞百出的段子。但在要歧视你的人眼中,这都不重要,重点是,这足够证明河南人会造假就足够了。

编排安徽人的段子同样不胜枚举,比如说一个安徽小偷偷网吧,偷走了很多电脑键盘。

说这些段子的时候,无疑在有一些人眼中,是会获得特别的优越快感的,这种段子不仅证明安徽人小偷小摸,还弱智。

安徽人为何令人讨厌【安徽人的人品普遍都不怎么样】 5392f560fd0f424b861c9f264cf65a85.jpg

4

一个现象。

天问因为从事写作的关系,多少认识一些文化人,比如作家。

我无比欣喜的发现,在这个群体,虽然人数不多,但是他们在对安徽的印象却和大多数人截然不同。

一个70后作家跟我说:“你们安徽其实很不简单,是出大文豪的地方!”

安徽有桐城派文学,桐城三杰方苞、刘大櫆、姚鼐散文的杰出成就一是无二。翻开安徽名人史,文人多,甚至有青史留名的女词人朱淑真。为将之智谋之士者多,典型如周瑜。商界名流多,典型如胡雪岩。

安徽人为何令人讨厌【安徽人的人品普遍都不怎么样】 0fed23c80cf241aaac3336f84bbda140.jpg

而安徽更多的是仁人志士:陈独秀,新民主主义先驱,邓稼先,中国“两弹”元勋,让中国从此可以直接和老美对话——

不一一列举这些彪炳史册的安徽名人了,太多。

但依然无法扭转安徽人在异乡的总体印象,人杰地灵的安徽,对很多文化人而言,是一种人文认同。对很多小市民而言,他们需要在歧视中建立地域优越感。


5

我一直以为,一个地方的人给了别人恶劣的印象,除了偏见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是外出人口多。

每个地方都不缺好人和坏人,但如果一个地方的人口外出多,同样是5%的人渣存在,但数量就多了。

安徽人为何令人讨厌【安徽人的人品普遍都不怎么样】 49f03e9ab35041eaad1be85b8a59b0a4.jpg

根据人口统计的数字:2017年,安徽省常住人口达6254.8万人,但外出务工人口是多少?2017年的数字是1057.5万人,简单理解,就是六分之一的安徽人每年背井离乡,为经济发达地区做贡献。这个1000多万的外流人口,只要有5%的人渣,基数就是巨大的。况且,对媒体而言:我们更习惯去传播阳光背后的事,因为很简单,这会更容易引发关注,因为这是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。

其实不仅是安徽,河南、四川、山东、湖南何尝不是如此!

而且,我们要承认曾经的现实:当年数千万的安徽人背井离乡,到杭州、上海、深圳、广州等发达城市,导致用工人口过剩,这其中,的确有很多人因为生存困境,走上小偷小摸的道路。

的确,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在困境中选择坚强。

比如说安徽人喜欢打架,喜欢拉帮结派,而事实上,在众多安徽人背井离乡到城市,又有几个没有一把辛酸泪。因为自己是安徽人,又因为做过媒体的关系,我做过一些非正规的调查:在安徽民工当中,竟然有超过8成的民工,遭遇过企业老板的欠薪事件,甚至遇到更恶劣的,是有部分甚至遭遇身体重大伤害,却被一些企业耍赖而很难得到赔偿。

要承认,我们很多安徽民工兄弟,文化程度不高,有不少人会遇到有理说不清的事情,还有部分根本不了解正规的投诉路径。

此时,在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时候,老乡便成了唯一可以依仗的力量。这里面从而也发生很多悲剧。

我一个初中同学,也曾经是到杭州打工的一员,辛苦一年,老板赖账不给工钱,我这个同学选择的不是到杭州劳动监察大队投诉,而是纠集一班老乡在路上拦截了老板,并且把老板打成了重伤。

这种恶性维权的事情,在十几年前并不鲜见。

而原因,竟然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民工欠薪,还有这么多维权的渠道。

好在今天,这一却其实正在改变。

安徽人为何令人讨厌【安徽人的人品普遍都不怎么样】 59db48a6eb0c4144bd8b997e7d2aeade.jpg

6

其实,真正走近安徽人,了解他们的世界,或许很多时候,你会有太多不一样的感觉。

一次,帮一个老乡到派出所处理点事情,这个老乡被派出所抓了,原因是帮朋友打架了,打架的原因是因为“老乡义气”。

义气的安徽人有时候显得特别有侠义精神,比如我曾经也被很多人称之为“大侠”,但也有很多时候,这种愚昧的义气成分,却可能违背法理。

而义气,其实更多是出现在非常时期,比如和同是外乡人的冲突,或者讨薪维权等时候。大多时候,安徽人在所在的城市,做着很多人不愿意做的活计。

我曾经戏言:“杭州没有安徽人,房子都建不起来,就算建起来,也装修不起来!”

杭州工地建筑,随你到哪个工地,安徽人可能占到一半。杭州某有名的装修公司,竟然安徽人占了80%,上至施工监理,下至泥工、木工、油漆等等,再到一些装饰材料的出售、物流,安徽人几乎布满整个产业链。

好在,因为第一代安徽打工者正在老去,特别是一些技术工种,会做的越来越少,现在一个做木工的安徽老乡,在杭州一年几乎都可以有十万以上的收入。

这是中国时代变化,他们应该有的结果。

7

作为安徽人,我曾经特别抗拒安徽人那种特有的虚荣,比如,安徽人有时候有点死要面子,生怕被人看不起。

在外面打工,到过年是很多回老家过年大家要特别争面子的时候,而这几年,开车回家,是在城里混得好的标志。所以汽车这几年在安徽农村,比当年城市汽车普及更快。现在如果是过年回老家,回村的公路常常发生大堵车,而且因为村道宽度有限,有时候一堵就很长时间。

安徽人为何令人讨厌【安徽人的人品普遍都不怎么样】 6c9cb6f358df4fc98bb83b5c70a5a384.jpg

买车,和面子密切相关,还和娶媳妇密切相关。但事实上并不是每家都需要轿车,车子只是给过年拜年带来便利,平常时候,有部分车并非有很大用途。

我并不认同安徽人的这类虚荣,但也能理解。

目前农村购车的主力,仍然是70后为主,60和70,基本算是第一代打工者,作为安徽第一代打工族,他们大多数文化程度 不高,但吃苦耐劳的精神让人无法想象。他们为很多城市创造了繁荣,但在城市,很多人依然得不到尊重和认同,而回老家争个面子,可能是心理上获得认同感的唯一方式。

好在,今天,也有很多人在发生着改变。

8

长江,是我的同学,还是我一个村的。

曾经,长江是我们村里一个非常不错的木匠,手艺非常好,当年村里很多人愿意请长江到家里打家具。

长江比我更早到杭州,一呆就是近30年,现在的长江算是户口意义的杭州人。

长江在我们老家很有名,最出名的一件事情,就是那年,村里还没有一辆轿车的时候,长江开了一辆北京现代回村里过年,这事情几乎轰动了一个镇。很多人吹捧长江,那时候长江回家乡,几乎都是前呼后拥的,长江自己就开始飘飘然,自我感觉特别好,跟别人说话的调门都高几分。其后,我回村就能够听到很多人说长江各种不同的“段子”,几乎都是“为富不仁”的,比如说这么有钱,修公路不愿意多出一分等等。

这些事情有真有假,半真半假,很难论个是非。

现在长江在杭州,回家的次数也不多,我们平时开往不多,但偶尔通个电话还是有的,而且这几年,我对长江的印象有很大的改变,不是因为长江更有钱了,而是长江变的谦恭了。

长江不再是一个当年手艺不错的木匠,也不再是当年那种暴发户的样子,而开始像一个真正的企业家转变。

安徽人很多在外面做企业,但大企业的确不多,几乎80%是中小企业,据说在杭州,仅是安徽人创办的小企业,不下于3000家,而我接触过很多这些小企业主,他们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有长江身上的这个痕迹,从贫穷到富有,其间一定有一个特别膨胀的过程,随后,也随着见识的提升,气质上慢慢发生改变。

我相信,这不是安徽人的特例,我记得当年的温州人同样如此,他们发了财却依然让人瞧不起,手上戴几个戒指,脖子上一条大金链子,这一直是温州人被别人调侃的经典形象,好在现在的温州人早已经做出了改变,而我们安徽人,也正在做出改变的路上。

后记

可以说,我是饱含很多特别复杂的情感,在写这篇文章,安徽人在异乡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有打工的也有创业的,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,有好人也有人渣,但我坚信,对很多安徽人而言,他们在远离家乡的城市,仅是特别朴实的写着自己的故事。他们不一定是品格特别高尚的人,但他们有自己的底线。

5

鲜花
2

握手
1

雷人
1

路过
1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0 人)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  • 雷人

    匿名

  • 鸡蛋

    匿名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  • 握手

    匿名

  • 握手

    匿名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0条评论 4134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,请先登录注册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。

最新评论

本月热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