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-一点狐狸

-一点狐狸 首页 门户 北流红豆 查看内容

三天赚到二十万黑方法

2022-1-30 11:35| 发布者: 玉林红豆网| 查看: 128

行,你小伙子说话挺实在,我买电脑就是为了特效全开玩游戏,你既然说最少三万八,那我就给你三万八,电脑明天我来取!”戴金链子的大哥从手包里掏出几沓钞票,数也不数递出来,重重拍了两下殷诚的肩膀,哈哈笑着走出 ...

行,你小伙子说话挺实在,我买电脑就是为了特效全开玩游戏,你既然说最少三万八,那我就给你三万八,电脑明天我来取!”戴金链子的大哥从手包里掏出几沓钞票,数也不数递出来,重重拍了两下殷诚的肩膀,哈哈笑着走出电脑店。

殷诚满脸真诚的笑意,拿着钱恭敬目送大哥出门,这才小声嘀咕一句:“凯子的钱不赚白不赚。”

他回头看看店深处,轻轻叹了一口气,新来的小王又在被老板训了。

等到老板过完训人的瘾,殷诚才凑到小王旁边,小王泫然欲泣:“诚哥,这活怎么这么难做啊。”

“你小子就是不开窍!”殷诚无奈地摇摇头,摊开手一五一十地殷勤教导小王:“现在网络购物这么发达,还能到店里来买电脑的,你说能是些什么人?有钱,怕被坑。咱就按照这个路子去给他推荐电脑,不就得了?”

“我就是这么做的啊,可是老板刚才骂我根本不懂推荐……”小王委屈地说。

“你那么推荐,一台电脑能赚多少钱,一百?二百?”殷诚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你得把这些人往高配置上带,可别人家要什么机器你就给写什么单子,你看我刚才开的这个,那凯子进门说要台能玩大型游戏低配置的就行,要按你的想法配,五千块的一台电脑就能办了吧?”

“……嗯,差不多。”小王在心里盘算一下,点了点头。

殷诚轻轻敲了敲小王的脑袋:“不能这样,做销售哪有你这么实诚的,你要学我,说出来的话看着实诚,但是话赶话,一点点把人往沟里……不是,往高处带,你看刚才那大哥,不是被我左一句‘电脑更新换代快’右一句‘赚了钱不花有什么意思’,还有‘游戏就是高配置玩的才过瘾’,给撺掇的买了台机皇?三万八的机器,提成多少你知道的吧?”

小王点头如啄米,听一句嗯一声。想了想,他又期期艾艾地反驳:“那咱这样不是骗人家吧?”

殷诚瞪大了眼睛:“怎么能说是骗呢?我哪句话说的不对?顶多就是……有选择的说出对咱们干销售更有利的话而已。话术,这就是话术,你懂么?相信你诚哥,你诚哥什么销售工作没做过?直销,保险,健身房,话术就是‘善意的谎言’,以后你多学着点。”

小王沉默好久,才嗯了一声,想了想,从兜里摸出一张纸,递给殷诚:“诚哥,你从我进公司就一直帮我,我也没什么好东西回报你,这个是我无意中得到的,以后我估计用不着,送给你。”

殷诚接过那纸看了看,浑不在意地放进兜里,又提点小王两句,这才回过头,拿着金链大哥那台电脑的单子往店里的工作台走去。

什么东西,阳寿契约?他心里想着,没当回事。

2

晚上回到家,殷诚吃罢晚饭,拿起了手机,打开新下载的网络交友工具,注册起来。

“工作职位……”殷诚摸着下巴,慎重地敲打着手机:“IT业——经理”

卖电脑也算IT业嘛,他想。至于经理,倒也不算随口胡说,他们店里只要转正式职的普通员工,老板都会亲自给印一沓“XX销售经理”的名片,名头大了才唬人嘛。

“月薪……上个月我赚了多少钱来着,上个月是旺季,哦,一万多……”殷诚在手机上划拉着,最后终于选定了薪酬数字:2-5万。

销售成绩特别好的时候,他也确实拿到过两万的月薪,可工作四五年了,也就那么一回。

把剩下的选项按照这个思路填了一通,殷诚满意地笑笑,这不活脱一个商界精英的个人介绍么!

他下意识在裤兜里掏着,那张白天小王送给他的纸被他摸到,捏在手里掏了出来。殷诚摊开那纸放在眼前,嘴边带起一丝讥笑。

“这东西要是真的……要是真的也没什么用啊。”

那纸上写着:

“契约书”

“今有阳间人士______,自愿贡献阳寿(尾寿)五年,下送幽冥,解救地府冤魂,以换薄赏(赏格指定:真言),签字_______,画押________”

“地府福利办己亥年四月初七”

殷诚看着这张纸,心中腹诽道:“真言”是个什么奖赏?

将纸放在桌子上,他打开手机继续泡妞大业。一通又是说话又是语音又是视频的忙活,几小时后,殷诚终于打个哈欠,打算睡觉去。

从厕所出来的他,看到桌上那张纸,眼珠子转了转,还是拿起了笔,在纸上写下名字。不为别的,他就觉得这个契约写的挺好玩,如果真的有效,他也想明白明白,到底五年阳寿,为什么换来的只是这个“真言”。

那张平平无奇的纸,在他笔一离开后,立刻无风自动,飘到空中。殷诚揉了揉眼睛,他困得眼花了?

还没等他伸出手碰到那纸,纸就呼一声自己燃烧起来,化为飞灰。吓了一跳的殷诚,呆坐了好久才拿起手机,打了小王的电话。

小王的电话打不通了。

殷诚疑惑地打开QQ,发现小王和他发了一条挺长的信息。大意是,这行小王做的很不开心,他总是觉得,人应该更加诚实守信一些,所以他留了这张契约给殷诚。今天他已经向老板辞职,要离开这个城市,回老家去种地了。

“这人,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。”殷诚摇了摇头。

3

新的一天又开始了,殷诚仔细地在镜子前打着领带,这是他每天上班出门前给自己留的五分钟,这五分钟里,他会好好给自己鼓劲,对镜子里的说“你是最棒的!”“你今天可以卖出一百万的货”,算是一种自我催眠。

今天也是一样,殷诚看着镜中的自己,自信地开口:“你就一普通人儿。”

他沉默了五秒,挠了挠头。

“你现在做的工作……没什么前途。”

“你今天……撑死也就能卖出几台电脑。”

殷诚一脸迷茫,我没事对自己说这些话干啥?

上班时间到了,他虽然迷惑但也没时间细想,急匆匆出门。地铁在上班高峰期还是一如既往的挤,殷诚看着拥挤的车厢和满满的座位,笑了笑,从自己的包里掏出准备好的“占座神器”来:那是一副墨镜,和一根折叠盲棍。

他戴好墨镜,挤过人群,摸索着来到老幼病残孕专座前面,以往他就是用这一套,得以在早晨人山人海的地铁里,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的。

“哎呀,您赶紧坐,我真是,这么长时间没看见您……”低头看手机的学生姑娘一抬头,忙不迭地起来扶着殷诚就往自己的座位上按。旁边一个老阿姨面带笑意看着这一幕,忍不住开口说:“小姑娘,这就对了嘛,咱们要照顾残疾人,小伙子,你眼睛这是怎么了?”

坐在座位上的殷诚微笑起来,嘴里的客气话一出口,却完全变了样子:“我眼睛没事啊。”

“什么?”老阿姨和学生姑娘面面相觑,过了一会儿,学生姑娘才试探着开口问:“您,不是盲人?”

“不是啊,我眼睛好着呢。”殷诚脸上的笑僵住了,脑门上快速流出的汗,在地铁灯光下烁烁放光。他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的做出这样的回答,但事已至此,他也只能尴尬地站起来,把墨镜摘下盲棍折好,假装无事地盯着身边人鄙视的眼神,向车厢另一头走去。

怎么回事,怎么回事!殷诚拼命擦着冷汗,他有非常不好的预感。

好不容易到站下车,殷诚赶紧奔出地铁,往自己工作的电脑城跑去。昨天那个金链汉子今天要来提电脑,这一笔就可以让他赚不少钱呢。

殷诚到达店门口的时候,金链汉子也正好夹着手包,迈着四方步走进店里。

“哎哟,小伙子,怎么这么着急忙慌的哈哈哈……我电脑配好没有?”金链汉子拍了拍殷诚肩膀。殷诚脸上挤出难看的笑容,心里拼命想着:别说砸,别说砸!

“配好了,昨天下午就配好了。”他听到自己这么说,心下放松了一点。

刚才自己在地铁上,大概是太热了所以脑袋出问题了吧?现在好像没事了。

“嗯,昨天我就看你这小伙子特别实诚,让我买东西买的相当放心,你说这电脑是当前的顶级配置来着是吧?我回去可跟我哥们有的炫耀了哈哈哈哈……”金链汉子满脸骄傲地大声说,不远处老板笑了笑,他可是知道殷诚这张嘴有多厉害,两句迷魂汤下去,搞不好殷诚能让金链汉子的“哥们儿”们也来配电脑。

“不是顶级配置,你这套电脑有一部分并不是很适合家庭休闲用,只是为了让你多掏钱我才那么写的配置,实际上这电脑配出来就是个四不像唔唔唔……”店里本来有的声音,随着殷诚的话都消失了,所有人都瞪着眼睛看着殷诚,而殷诚则是捂着自己的嘴,一脸惊惶。

但是很快,殷诚发现自己捂不住自己的嘴了,他的声音透过指缝,还在清楚地传出来:“这电脑作为工作用不够格,作为家庭休闲用,尤其大哥你只玩游戏用,这样的硬件毫无意义。”

金链汉子用粗短的食指挠了挠头皮,发出咔嗤咔嗤的声音:“你是……真的实诚啊……那你再给我写个合适我用的电脑配置?能省多少钱?”

殷诚放下手,愣了好久,这才笑了,他笑得比哭还难看,开口说:“行,我给您写……至少可以省一半钱。”

他后背一阵一阵的发凉,那是老板朝他射来的,如刀锋似寒冬的目光。

金链汉子咧开嘴笑了起来:“小伙子,不错,有点意思,我得加你个微信。”

4

不到半个月,殷诚就失业了。

他发现自己的嘴出了毛病,只要他开口,说的一定是实话。这毛病对于销售人员,简直是致命伤。

一定是他那天签的那张“阳寿契约”的问题!

但事已至此,他也没什么办法。所幸天无绝人之路,之前那金链汉子姓周,加了殷诚后和他聊过几句,听说他失业了,爽朗地发过来的一段语音:

“那阿诚你就跟着我干呗,我干饭店的,来我店里当个大堂经理也不算让你屈才!”

殷诚知道,自然没有让一个毫无经验的人去做管理职的可能,那老周顶多只是随口一句客套话。但自己现在没工作,而且销售类岗位,他已经无法胜任,总不能靠着存款坐吃山空下去。

去饭店端盘子总不会出问题了吧?

于是殷诚收拾一下,去投奔了这位周大哥。

饭店大堂里,金链汉子老周看到殷诚进门,哈哈笑着揽过他来:“阿诚你还真的来了,是惦记着我这边大堂经理的职位了吧?”

殷诚赶紧开口谦让:“没有没有,我哪有那本事,我就想来您这做个服务员……”

老周眨了眨眼睛,摇摇脑袋,这才笑了笑开口:“说让你当,你就当,老孙啊,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大堂经理了,让阿诚当。”

旁边正招呼客人的大堂经理老孙和殷诚都愣住了:玩真的?

老周说完,疑惑地低头想着什么,转身走出了饭店的门。

殷诚好歹还没失去理智,他对着老孙尴尬地笑着:“孙哥,我没那个本事,您还是大堂经理,我跟着您干点活就行。”

老孙也很尴尬,自己胸前“大堂经理”的胸章,也不知道该不该摘下来。

不过只用了三天,殷诚就让老孙和老周都不再尴尬了。

当他第五次对看着饭店里鱼缸问出“这鱼新不新鲜啊?”这话的客人,面带笑容回答:“这鱼新鲜,但是等会你吃的鱼不是这鱼,一会儿我们就在后厨给你换了”的时候,老周也终于忍无可忍,让殷诚“先回家休息几天”。

于是殷诚完成了一周内失业两次的壮举。

5

几个月过去了,殷诚还是没找到工作。

他莫名其妙的过度“诚实”,让他在这个现代社会,已经基本无法生存了。销售类工作自不必说,他一张嘴就能透底;服务业那些明里暗里的猫腻,他也能一张嘴就原原本本地告诉顾客;做快递,装卸,工地之类的工作倒是用不上张嘴,可是殷诚这身板,根本干不来。

这一天,殷诚终于弹尽粮绝了。

他看着自己银行卡里仅剩个位数的存款,苦笑一声,肚子不知好歹地叫了起来。他只能打开手机随便看点什么东西,来让自己忘却饥饿。

殷诚饿得眼冒金星,手一哆嗦,按上了一条“注册就领二百元现金”的汽车应用广告。他心中腹诽一句:肯定又是什么“买奔驰送二百元抵用券”之类的虚假广告。

但是他实在穷极无聊,于是索性下了应用,注册起来。

注册完毕,殷诚手机嗡地震动了一下,他看着新来的收款短信,呆了一呆。

“现在的汽车应用,这么下血本儿?”殷诚看着自己手机银行二百元的到账通知,大惑不解。

脑子里隐约想到了什么,这个朦朦胧胧的想法,让殷诚下意识地打开应用商店,又下了一个应用。

打开这个理财应用,殷诚点着应用主页上的广告,心中的期待越来越高。

“注册就送五百元现金!”

殷诚定了定神,手指按向这个广告。

五分钟后,刚刚注册完的殷诚,手机又嗡了一声。他看着新的到账通知,看了好久,嘴角这才慢慢勾了起来。

“真言……”殷诚低头看着手机,脸上的热切再也压抑不住:“原来这个真言,不只是对我有用?”

他突然想起几个月前饭店里那莫名其妙的一幕,自己和老周素昧平生,他怎么就突然实现了随口说的诺言,把大堂经理职位交给了他?

只要是对他说的话,无论多假,难道一定会实行?

殷诚打算试一试。

6

阿宝管他现在做的这一行叫“钓鱼”,当然,对那些被他骗的傻子学生,他嘴上自然冠冕堂皇:我们是正规公司正规生意,利用购物网站的漏洞刷单,您少量投入,就可以月入上万!

阿宝做这行久了,自然什么空头承诺都许的出,随口一句“三天之内就可以,还请耐心等待”就说了出去。

对方的聊天框停顿了好一会儿,这才发过来两个字:好的。

三天之后,阿宝坐在电脑前,拿着大瓶可乐咕咚咕咚灌着,手在键盘上依然打的飞快,“勤劳致富”嘛,不辛勤“钓鱼”,哪来的傻子扔钱给他。

那个三天前的傻子突然发过来一条信息:三天了,我的一万呢?

阿宝心里冷笑着:你的一万?

他忍不住笑出了声,开口自然自语:“好,现在我就给你打钱,这人真是,到底多蠢才……”

说着,他给对面这人账户打了一万块。

打完款,阿宝又熟练的开始套用自己熟极而流的话术:“放心我们是正规公司”“没有投入怎么会有回报”“加大投入就会有更大的回报”等等。

阿宝打着字,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。

对面那人却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,而是很快又发过来一句话:那我要是投入一万,是不是三天就能拿到二十万回报?

阿宝想也不想的回了一句:可以的。

熟悉的交易提示音响起,阿宝挂出的假链接被这人买了二十份。

阿宝看着那人再度发来的两个字“好的”,总觉得好像哪里出了问题。

噼里啪啦的键盘声慢慢停下,阿宝脸上冷汗一层接着一层,他刚才干什么了?他为什么会给这个人真的打了一万块过去?

7

三天后。

嗡。

玩着手机的殷诚,看了一眼二十万的入账通知,心中的喜悦,已经没有几天前刚收到一万块汇款通知时的那么多。

一周内失业两次,吃不起饭的我,靠一招花3天赚20万。

他慢慢地向后坐倒,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现在,他终于明白这个“真言”契约的力量了。

自己只能说真话,大概只能算这个契约的副作用。而这个契约真正的作用是,所有人向他说的话,就一定得做到。无论是谎言,是欺骗,还是什么,对方只要说了,殷诚只要和对方接触,那么对方就一定会按照说出来的去完成。

殷诚心情激荡,他突然发现,自己好像再也不会缺钱了,只要他想,他就可以把任何骗子扒皮抽骨。

但,骗子骗钱非常可恨,那么自己这可以从骗子身上抽血的人,从骗子那得来的钱财,算正经钱么?自己花这样的钱,就不可恨了么?

而且这样,早晚有一天会有警察找上门来,而他也无法解释,自己为什么可以“骗骗子钱”。

看着眼前的虚空,殷诚放下手机,如老僧入定。

“大哥,你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阿宝的信息在手机上浮现。

“大哥,我错了,你把钱还我……”阿宝的语气里带着哀求。

殷诚看着阿宝一条条发来的信息,突然笑了。

他打开手机,对阿宝发了一条消息:“知道被骗的滋味不好受了?”

阿宝的消息立刻发了过来:你……

殷诚继续发了下去:你只要答应我立刻去公安局自首,我现在就把钱还给你。

阿宝的消息迫不及待地发了过来:好好好我答应你,我不但自首还会把所有骗的钱都还回去,你赶紧把钱还我。

殷诚笑了起来,对那边发出两个字“好的”,然后开始转账。

转完账,殷诚拿着手机操作起来,他眼中重新有了光芒。

他好像找到了自己的新职业。

8

殷诚的家里,电视上正在播放着新闻,殷诚对面坐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,正哭得泣不成声。她旁边年轻一点的妇女半是无奈,半是期冀地对殷诚说:“大师,您真的能把我妈被骗走的钱追回来?我妈一辈子就攒了这几十万,全都被该死的骗子给骗走了,虽然立了案,但是警方说要追也很麻烦……”

“可是人家和我说闺女你出车祸了,急需要钱,我当时一下就急了,这才……呜呜呜……”老太太又哭了起来。

“网络诈骗犯马某宝近日投案自首……”听着电视里的报道声,殷诚回头冲母女俩笑笑,脸上满满的都是自信。

他拿起手机,眼中的光芒遮掩不住:“骗子的联系方式还有吧,来,给我。”

“你们想要钱追回来?想要骗子绳之以法?”

“好的,我能帮你们。”

“不过你们要答应我,如果我真的做到了,就帮我宣传宣传,

1

路过
1

雷人
1

握手
1

鲜花
1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5 人)

  • 鸡蛋

    匿名

  • 雷人

    匿名

  • 握手

    匿名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0条评论 128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,请先登录注册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。

最新评论

本月热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