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-一点狐狸

-一点狐狸 首页 门户 容县红豆 查看内容

为什么我的预感很准

2021-5-13 15:16| 发布者: 得得得| 查看: 251

我的预感有多准,三年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救了我父亲一命。我在县城的一家化肥工厂上班,主要负责物流运输这块,收入每月七八千,谈不上富裕,但在当地生活也算不错。幸运的是,我父母离我很久,就住20公里外的一个 ...

我的预感有多准,三年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救了我父亲一命。

我在县城的一家化肥工厂上班,主要负责物流运输这块,收入每月七八千,谈不上富裕,但在当地生活也算不错。

幸运的是,我父母离我很久,就住20公里外的一个村庄,周末休息,我经常带着老婆回家探望。

原本平静的生活,被我三年前的一个梦惊醒,不知是巧合,还是在天有灵,这个奇怪的梦,救了我父亲一命。

午休梦见父亲,老婆正好要吃萝卜,我临时回家
2018年秋天刚过,天气逐渐转凉,这个季节厂里的订单不多,属于这个行业的淡季,我像往常一样,吃过午饭后,在办公室打了一个盹。

化肥厂作息比较规律,工作时要注意力高度集中,因此我也养成了午休的习惯,哪怕只眯半个小时,也会赶紧下午舒服很多。

那天中午,我在办公室的简易躺椅上,足足躺了20分钟,也没睡着,本打算起来上班,但想着下午还有一个会,还是强迫自己入睡。

冬天的风很刺骨,我拉了拉盖在身上的羽绒服,不经意间就已入睡,而且睡得很深,甚至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

我梦见父亲站在一座山上,在山上一直冲我招手,父亲似乎在喊着什么,我极力专注,父亲应该是在叫我回家吃午饭。

我父亲就在身边,而且身体健康,因此平常很少做梦会梦见父母,这个梦很奇怪,不仅是因为梦见父亲,主要是因为那座山。

那座山就是我小时候长大的地方,爷爷经常带着我去山里的小溪捉鱼,不过我们已经从山里搬出来很多年,那个地方少说也有10多年没再去过。

虽然只睡了半个小时,但感觉这个梦却很长,父亲一边招手喊我,而我则装作没听见,往远处走去。

一觉醒来,我出了一头汗,手心也沾满了汗水。见已到上班时间,我赶紧收拾妥当,进入工作状态。

下午14:00的会议如期举行,会议主要议题是企业文化宣传,和我关系不大,本应很放松的会议,我却坐立不安。

我时不时地看看手机,又翻翻笔记本,感觉心跳比以往要快,甚至有种心慌的感觉,就连会议结束,我都没意识到,还是同事提醒,我才赶紧离场。

回到办公室,媳妇给我打电话,说晚上想吃老家的大萝卜,让我啥时候有时间,回家挖点,冬吃萝卜,夏吃姜,对身体也好。

我在办公室一边接热水,一边回复老婆没问题,但依旧心慌得厉害,我尝试着多喝水,让身体尽可能恢复平静。

临近下班,我又想到了中午那个梦,里面的场景历历在目,就像放电影一样,在我脑海里不断重播。

老婆给我打电话,问我几点回家吃饭时,我已在回老家的高速上,老婆低估了几句,大概意思是我又犯什么神经,非要这时候回家挖萝卜。

按照以往,我肯定会等周末再回去,天这么冷,单独跑一趟也不划算,周末还能在家陪陪老人。

但那天下午,一种莫名的直觉,让本打算回家的我,将车直接开上高速,为了那个梦,还是回家一趟比较放心。

半路遇老乡,让我心急如焚
从县城到老家的路程很快,只用了十来分钟,我就下了高速,天色还早,我决定拐到镇上,给爸妈买点水果。

在小镇上,晚上想买点水果并不容易,我转了半条街,总算遇到一个水果摊。

看着香蕉和苹果比较新鲜,我各买了十斤,顺便到隔壁超市买了两箱牛奶,就在我往后备箱装礼品时,同村的一个老乡和气打起了招呼。

“你老爸咋样了,没啥大事吧?”给我打招呼的是同村的刘婶。

“是刘婶啊,我爸有啥事?我刚从县城回来咧。”我满脸疑惑地回复道。

刘婶此时才知道,我并不知道我爸当天中午摔倒的事,刘婶说我爸中午在地里摔了一跤,是同村的几个人帮忙抬回家的,让我赶紧回家看看。

听说父亲摔倒,我来不及和刘婶细聊,见刘婶刚好要回家,我拉着刘婶上车后,就赶紧往家里赶。

没等我问刘婶,刘婶就主动向我介绍当天中午的情况,他说我父亲摔倒后,嘴里还流口水,不过回家后,好像就已无大碍,让我别太担心。

刘婶如此一说,我更加担心,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车速,仅用了不到5分钟,我就开完了从镇上到家的4公里路程。

幸好我及时回家,父亲到医院查出了大问题
我到家时,母亲正在烧饭,听见我汽车的声音,出门见我唠叨道:“今天咋回来了,也不提前打个电话。”

我顾不上回答母亲的问题,一边冲进屋内,一边大声问母亲:“咱爸在哪,我们赶紧去医院。”

母亲倒是不紧不慢,告诉我父亲在卧室看电视,并表示我父亲没啥事,就是普通地摔了一跤。

老人安全意识差,很多疾病连听都没听说过,我见到老爸就让他别乱动,并简单查看了他的伤势。

果不其然,父亲头部有一小块伤口,很明显有些浮肿,二话不说,我扶着父亲,就和母亲一起往医院赶。

路上母亲还一个劲地唠叨,说我多此一举,有点小题大做,农村人磕着伴着在正常不过,但我内心却十分不安,多次提醒母亲别影响我开车,照顾好父亲。

到达县城医院,夜幕已降临,晚上七点多,医院的人很少,医生开出的检查单还没做完,一个护士就向我小跑过来。

让我带着父亲赶紧去办住院,原来根据脑部CT显示,父亲头部内有血块,脑出血达到了6ml,如果来得晚,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

医生说得很吓人,不过父亲的病情发现及时,各项手术都安排得很迅速、也很顺利,不到三个月,父亲就康复出院,与常人无异。

父亲生病后,大哥和二哥也都多次从外地赶回来探望,他们很感激我对老俩口的照顾,除了探望父母,内心也十分感谢和亏欠我。

大哥和二哥虽然生活在省会城市,但一年也回不了一两次老家,物质上从不亏待老人,但对老人生活的关心和照应,自然少了许多。

事后我老婆也多次问我,那天为啥就突然回老家去了,我笑笑告诉她,还不是你要吃萝卜,我心疼你呗,但老婆似乎不太相信。

写在最后
时隔多年,父亲身体硬朗,不仅锄草种菜,还能下地干活,和母亲一起生活在安静的农村。

自从父亲那次生病后,大哥和二哥回老家的次数明显增多,让两位老人脸上多了不少笑容,尤其是几个孙子回来,老人们脸上乐的跟个孩子一样。

为了不惊扰家人,我至今没有向家人提起过那个奇怪的梦,甚至连我老婆和父母,我也只字未提。

我时常回忆,如果那天我不回家,父亲一旦病发,会不会就真的走了,毕竟大脑有出血,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。

我感谢那场奇怪的梦,感谢老婆突然想吃萝卜,也感谢半路遇见的老乡,正是这些莫名其妙的巧合,让我得以意外回家,让老爸的病得到及时救治。

我是一个很理性的人,但这些机缘巧合,不得不让我相信这是一种预感,一种对亲人的牵挂和念想。

但仔细思考,这似乎又和预感没有太大关联,我平常就与父母关系融洽、交流畅通,由此建立的深厚感情,似乎才是我意外回家的主要原因。

血浓于水,父母恩情难以言表,对亲人唯有多关心、多交流,内心的牵挂才会油然而生,亲情本身就是缘分,唯有珍惜,才更珍贵。

生活奇妙又多姿多彩,你有类似的经历吗,人真的会有预感存在吗?
3

鲜花
4

握手
2

雷人
6

路过
4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9 人)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  • 鸡蛋

    匿名

  • 雷人

    匿名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  • 握手

    匿名

  • 鸡蛋

    匿名

  • 握手

    匿名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  • 握手

    匿名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  • 鸡蛋

    匿名

  • 握手

    匿名

  • 雷人

    匿名

  • 鸡蛋

    匿名

0条评论 251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,请先登录注册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。

最新评论

玉林今日热文推荐
玉林红豆网文章推荐
玉林红豆社区帖子推荐
热门图集
合作机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