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-一点狐狸

-一点狐狸 首页 门户 博白红豆 查看内容

彩礼一般是怎么谈的

2021-5-13 17:35| 发布者: 得得得| 查看: 185

我双手把彩礼送到准丈母娘面前,她接过放下根本没看,眼睛开始发红,我爸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。大家都鼓起了掌。“以后你要对她好。”准丈母娘轻轻地点点头,接过了我爸递来的纸巾。我忍住就要掉了下来的眼泪:“从 ...

我双手把彩礼送到准丈母娘面前,她接过放下根本没看,眼睛开始发红,我爸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。

大家都鼓起了掌。“以后你要对她好。”准丈母娘轻轻地点点头,接过了我爸递来的纸巾。

我忍住就要掉了下来的眼泪:“从今天开始我就叫您妈了,您多了个儿子。”

我仿佛有些害臊,却意识到我即将为人丈夫,身上感受到一股力量。

我搂过小通,当着大家的面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。
余光中我看见爸拿起了纸巾悄悄地拭去了眼角的湿润。

爸从昨天晚上一下火车后就一直担忧地追问我:“你都安排好了?确定没问题吧?”

小通从爸手上接下行礼,挎着我的手腕,对他甜甜地叫了一声“爸”。

这忽然变化的称呼让爸似乎没有反应过来,短望了我一眼后,眼角的皱纹像花一样绽放开来。

“哎!”我听出来了爸的放心和喜悦,双手有些犹豫是该和他的准儿媳妇握手还是招手。

“我跟你说过,她和别人不同,没那么多事,你这下放心了吧?”我打破了彼此短暂的停顿,和小通陪着爸走出车站。

我又何尝不是激动的呢?
明天就是订婚宴,这距离我和小通确定关系的时间正好满999天,而这个日子是我和她翻了无数次日历后才确定下来的。

我和她从认识到相互表白其实在更早前,那时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,她刚从学校毕业,而我已经失恋了两年多。

我们记不清互相的情愫懵懂起始到底是在哪一天,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先对谁动心。为了好记,我们把恋爱纪念日定在了2008年1月1日。

因为在那一天,我们一起逛街买下了拍下我俩第一张合影的数码相机,就在距离我们双方老家都有一千多公里之外的一个南方城市里。

遇见她之前,我曾因为失恋而心如死灰;而她在遇见我之前,一个男朋友都没谈过。
我的老板是外国人,我的英语特长让我在进入这家外企不到半年时间就成为公司“一人之上、万人之上”的公司二把手。

公司规模越来越大,我的精力从一个简单的翻译不得不投身于整个公司的管理当中。

老板问我:“我想再找一名翻译。”

我想到了老板的朋友,是另外一家公司的台湾老板。当我们在一起吃饭时,那个老板说:“我有一个朋友的朋友,在青岛,她的女儿是学英语的,今年刚毕业。”

我和我老板当即就点头同意了,甚至没想过要面试一下。

两天后,她上岗了,带着明显的学生气。
她的灵动让我第一眼就对她有了良好的印象。

她的英文发音比我更好,但业务却很生疏。

我无暇去教她,不停地给她安排各种工作,她单纯的眼神和一次次的出错让我多次冲她发了脾气。

我来不及去顾及到她的迷茫和委屈,每天十多个小时的工作,只有在晚上九、十点下班以后才会偶尔观察一下她。

几缕来不及收拾的头发挂在她洁白的脸颊上,无暇的眼神在我的凝视下显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我以给她接风的名义在周末请她吃了一顿饭,我只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,并没征求她的意见,一份剁椒鱼头、糖醋里脊和一个酸辣土豆丝是我们俩吃得第一顿饭。

两天后我以带她熟悉周边环境为由,骑着借来的摩托车载着她在马路上逛游了连个小时。

我说:“你抱紧我,别摔着,我才学会骑摩托车没多久。”


她不说话,双手搂过我的腰。

送她回宿舍的门口,我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

她低头不说话,在即将要进大门的时候,她低着头停下来:“其实我也喜欢你。”

我抱住了她,她一动不动。我说:“我很久没对人动心了,我想认真地跟你在一起。”

她没说话,点头表示回应。

她回宿舍了,我掏出电话给妈打了一个电话:“妈,我谈恋爱了。”
妈很高兴,我也很高兴。

第二天一上班,我被各种各样的事瞬间忙得一塌糊涂,我不停地给她安排各种工作,似乎忘记了昨天晚上跟她的表白。

那是2008年年初,南方遭遇了罕见的雪灾,忙碌的工作和可恶的天灾让我对回家之行担忧不已。而她却仿佛依然那样波澜不惊,仿佛根本没考虑过她能否成功在春节前夕回到家。

我问她订好回家的机票了吗,她说还没来得及。我怪她不未雨绸缪,这种事也要我提醒。

那一年春节,我平安地回到了我的四川农村老家,她也回到了青岛。

大年三十中午吃完团圆饭,我趁着酒劲给她打了一个电话,她说青岛是晚上才吃团年饭。

我让她跟我爸妈通话,她的普通话和我父母的四川话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几天后,我们陆续回到了公司。第一天见面,她告诉我她妈妈想让她回青岛,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地。

我问她怎么想,她说她也有这个想法。我问她怎么考虑我们俩的事,她说:“我不确定你是否真的爱我。”

我心很疼,不是因为她的态度,而是因为我对她的态度。我们在一起后我总是以工作为中心,对她也是工作的态度,根本没有顾忌过她心里怎么想。

“我跟你一起回去。”我搂住她,认真地跟她说。

我和她同时跟老板递交了辞呈,一前一后来到了她从小长大的城市——青岛。
她在机场接的我,她小姨全家请我吃了到青岛后的第一顿饭,又把我安顿在她们不住的房子里。

她每天都乘坐公交车前来和我约会,告诉我她妈妈想她找一个本地女婿,将来生儿育女两亲家相互照应方便。

我问她怎么想,她说:“我只认你。”

陌生的环境让我在一次次找工作中不断碰壁,曾经的“自信”,反而让我在这个新的城市里无所适从。

我有些沮丧,她依然每天前来看我,带来她妈妈做的好吃的。

一个礼拜后,她说她妈妈请我去家里吃饭。
我很紧张,买了不少礼品,第一次见到她妈妈,让我真正感觉到了“见家长”的局促不安。

第一次见面在彼此的客气中结束,送我下楼时,小通跟我做鬼脸想逗我笑。

我问小通她妈妈觉得我怎么样?她说她不知道,但大概“还行吧”。

我不知道这句“还行吧”代表什么意思,应该不会太差,这一点我有自信。

果然,她妈妈并没有反对我们交往。

一次次不停地面试后,我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站稳了脚跟,生活逐渐稳定。而她在我确定工作后没多久也找到了一份比较清闲的工作。

第二年,我跟她说:“我要跟你结婚,和你一辈子在一起。”
她说:“你已经见过我所有家里人了,你是我第一个男人。”

我抱着她,问:“你们这里对结婚有什么要求?”

她无辜地看着我:“我哪知道。”

我问她:“比如彩礼呢?我是农村人,没什么钱。”

她很奇怪地看着我:“什么叫彩礼?”

我被她逗笑了:“简单一点说,彩礼就是我和你结婚的话,我需要给你妈多少钱?”

她更无辜了,却天真地刮我的鼻头:“我妈没跟我说过,她只问我对你是真的还是假的。我回答她是真的。”

我们开始讨论谈论结婚的事,天真的我们从来没想过我们现在没钱、没房、没车,连彩礼都没想过能不能给得起。
我一笔一划地给她写了五页情书,折成了一箭穿心的形状送给她,买了对情侣戒指。


在我的出租房里,她当着我的面把情书拆开,一字一句地认真阅读,再原原本本地折回原样,小心地揣进衣服口袋里。

我把戒指拿出来给她戴上:“小通,我要娶你做我的老婆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她凝视我的眼睛,眼神中带着坚毅,半秒安静之后,认真地冲我点头“我愿意!”

我们长久相拥,世界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,双方感受着彼此的心跳。

我捧着她的脸,问道:“彩礼怎么办?”

“这我不知道啊,我问问我妈。”她好像并不关心这事。

第二天,她给我带来了她妈妈做的红烧猪尾巴,我在狼吞虎咽中问她有什么消息。

她故作神秘,捶了一下我的肩膀:“你麻烦了。”

我有些不安,停住了吃饭的动作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“我妈说她不讲这些,只要我们俩好就行。彩礼给多给少都行,就是个形式,反正结婚后都是还给我们。”她终于把后半句话说完了。

我终于松了口气,但很快又有些疑惑:“那到底给多少呢?”

我向同事们打听青岛普遍的行情,他们的回答五花八门,六万八、九万八、十八万八各种数字都有。但哪一个我也给不起。她说:“要不一万三千八?”

我的第一反应是有些太少了,毕竟也要顾及丈母娘的面子,说出去不太好听,还有那么多亲戚。

“三万八千八?”她又说出了一个数字,但立马就摇头:“太多了。”
“要不三万一千八百八十八吧?代表三家一起发,我找找我爸,应该问题不大。”我提议。

她有些犹豫:“你找家里干嘛?不用他们出钱啊。”

我笑着说:“还是要出点钱的,不然他们就‘白捡’了一个儿媳妇,再说他们心里也安心点。”

我们总算达成了一致意见,我打电话给爸让他给我汇三万我给彩礼钱。爸很怀疑:“怎么那么少?我们老家农村人家都要五六万。”

“放心吧,就是这个钱。你给我汇三万,剩下的一千八百八十八块我来负责。”我跟爸开玩笑。


订婚宴顺利结束,半年后,我和小通找了个吉时去领了结婚证。
我租了一套大一点的房子,买了一台紧凑型代步车、新买了一张床,配置了床品,用着房东的家具和家电,组成了我们的小家,我和她从此生活在一起。

一个月后,我带着小通、丈母娘和小通的几个姨、姨夫一行,浩浩荡荡回到我的四川农村老家举办了婚礼,宴请乡亲们一起吃坝坝宴。

婚礼结束后,一行人加上我的爸妈一起回到青岛,又举行了一场答谢宴。

两年后,我们在出租房里生下了我的第一个孩子,又过了两年,我们买了自己新房,又过了三年,我们生下了第二个孩子。

从此,一个完整的四口之家,在青岛的一个角落里生根发芽,幸福绵长。
写这篇文章之前,我问老婆:“你还记得我们结婚时彩礼是多少不?”

这个傻丫头一脸茫然,已经完全记不起来。

我笑她没心没肺,她白了我一眼:“我有你们就行了。”转手把我拉过来:“瞧瞧我这手,开始老了。”

我说:“老了,老了,我们都成了孩子家长了。”

我忽然想起了什么:“以后谁要娶我家女儿,彩礼一定不能少,那可是我的心头肉啊。”

但我不敢去想象以后女儿出嫁的场景,我宁愿她们永远在我们身边,我不想哪个臭小子把我的女儿牵走。

我宁愿不要一分钱的彩礼。
4

鲜花
3

握手
5

雷人
5

路过
3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0 人)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  • 鸡蛋

    匿名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  • 雷人

    匿名

  • 握手

    匿名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  • 雷人

    匿名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  • 握手

    匿名

  • 雷人

    匿名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  • 雷人

    匿名

  • 鲜花

    匿名

  • 雷人

    匿名

  • 鸡蛋

    匿名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  • 鸡蛋

    匿名

  • 握手

    匿名

  • 路过

    匿名

0条评论 185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,请先登录注册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。

最新评论

本月热文推荐
热门图集
玉林红豆网文章推荐
玉林红豆社区帖子推荐
合作机构